叶落华裳听着好矫情

山海难平。然,上下求索,不问归期,自得其乐。
  1.  15

     

    赶个国庆小尾巴,脑洞极度匮乏所以尝试了一下剪视频哈哈哈,流水账一个,有很多缺憾,大家轻拍,谢谢~

    晟霖和扫街大三角,cp洁癖慎入。

     

    张万霖晟霖扫街陆昱晟夏俊林

  2.  30

     

    妖怪的自我修养(晟霖兽化梗,一辆摇摇车)

    此文赠给我两个大兄dei @风骨 和 @半夏 ,当然也是给大家伙迟到的中秋贺礼 :)

    中秋竟然没有贺文?我不同意,晟霖必须有姓名,补上一辆毫无营养的摇摇车。(麻鸭,差点搞成跨物种,还好及时来了脚刹车哈哈哈)


    一般来说,能让陆老板难堪到找不着台阶下的事,他的二哥可以包揽一大半。剩下的那点么,虽然归根结底缘由在于他自身,可这里少不了二哥掺的那一脚。因为、因为万霖哥的眸子会勾魂,嘴上的功夫也让陆昱晟自愧不如,最重要的是对方的身子,与自己如此契合以至于令他忘乎所以,近了又近,挤了又挤,恨不能融为一体,这种时候哪还顾得上自己在对方眼里变成了那副...

     

    晟霖张万霖陆昱晟

  3.  15

     

    你去往何处 下(晟霖衍生,月光男孩梗,陈其乾/裴泽)

    上篇:点我

    你在那个年龄是何等的天真,这就以为一切都不一样了。你中午仍旧坐在那个座位上,隔着玻璃和几百米与裴泽共进午餐,放学也不总是能碰到他,但在这方面你是个极易于满足的人。因而你在刚走出教学楼就发现裴泽在等你时,感觉如同有蝴蝶在体内飞舞。可他看到对面的你,眼神却好像突然惊慌起来。然后,一个你在商场里遇到过的高个学生站到他身旁,你方才有了危机感。


    打呀裴泽,我跟你说的那个老偷看的人就是他。揍扁这个死基佬。动手啊!你不是很能打吗?连个软骨头都怕?


    附近的学生围成了圈,你们好似身处斗兽场。可你要面对的不是野兽也不是角斗士,只不过是一场背叛而已。裴泽绷着脸...

     

    晟霖陈其乾裴泽晟霖衍生

  4.  9

     

    你去往何处 上(晟霖衍生,月光男孩梗,陈其乾/裴泽)

    做了一点微调,还是怪怪的,大家凑活看吧。

    这一个月光男孩AU的蹩脚挪用,原电影比这个故事好个一百倍吧,安利!

    你去往何处啊,彷徨的人儿?你也不甚晓得吧,总之回家是万万不能的,阿妈有规矩,今天晚上十点之前不能去打搅她。没有办法,在租住的小房屋里好像连思考的声音都过于嘈杂了。于是,你把书包挂在树枝上,走向了学校空地上那一小群孩子。虽然踢球或是任何一种剧烈的运动都不是你钟意的,还是印在纸张上的图文更吸引你。


    一会儿就要到了晚饭时间,各家的孩子便要挨个被叫走,当然不会包括你。你不想被任何人看到是最后留下的那一个,气喘吁吁地驻足在了树荫下,完美地悄然退场。裴泽跟过来干什么?你被他推得一个...

     

    晟霖陈其乾裴泽晟霖衍生

  5.  13

     

    化为千风 下(晟霖AU,作家陈其乾&书中人物晟霖)

    前篇:点我 


    待到陈其乾清醒之时张小霖早已没了踪影。不过,他没有了上次那样的遗憾,甚至感到一丝宽慰,至少以后再也不用见到遍体鳞伤的他了。不仅如此,一步一步做了头,他还要更英武霸气才是。不再是个无权无势无所依靠的混账小子,年岁算起来也快要超了陈其乾,估计第三次见到面他该是要嫌弃得紧了。陈其乾笑着摇摇头,把一页新纸卷进了打字机。无论如何,他心里悄悄地期待起了下次得重逢。


    他等了很久,在这好像永不会结束的严冬里。或许是因为他典当了那架他十分珍视的打字机,改成了手写书稿的原因,速度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陈其乾不得不这样做,他在一次风寒后落下了病根,恼人的咳嗽急需要...

     

    晟霖AU张万霖陈其乾

  6.  16

     

    化为千风 上(晟霖AU,作家陈其乾&书中人物晟霖)

    脑洞清奇,时间地点背景架空,ooc预警!


    “前言

    此书若有幸得以留存,我想要将其献给那个我曾经欺骗、伤害、深爱和试图保护的人。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希望自己可以同他一道,化为千风。...


     

    晟霖AU张万霖陈其乾

  7.  22

     

    法外之徒 下(晟霖,现代黑道AU,监狱梗)

    差点忘了这篇,久等啦!这篇文赠予这位青春美少女(🌙)虬枝

    前文链接:上篇   中篇



    陆昱晟踩着沙土上二哥的脚印,一圈一圈地在放风场地里遛着弯,早上的太阳还没发威,晒在身上是暖洋洋的舒适。这般和二哥形影不离的日子时常会令陆昱晟忘记自己是在因为践踏了法律而受罚,该死的,他甚至希望这样的时日能有多长就延续多长。他本不该这样想的。他看得出来,二哥在这监狱里怎么也过不舒坦,还要时时盯着他们身边的人,生怕他的三弟再遭人暗算。好在二哥的刑期只有四个月,过后便不用在这里遭罪了。

    掰着手指头算算,一百二十二天的时间,即使后面再加个零也比不上自己背上的九年。哎,...

     

    晟霖AU张万霖陆昱晟

  8.  28

     

    法外之徒 中(晟霖,现代黑道AU,监狱梗)

    上篇:点我


    陆昱晟是不停同两位哥哥讲着“要想有大成就,必须有大变革”的那一个,他也确实做到了。陆先生的名号在国际上也已是响当当,这一点在条子逮捕他时用的排场就让他深有体会。外面没有门徒学生那一说,跟在他身边的能人都有正经的公司头衔,保镖也给了丰厚的酬金,可就是没有个真正亲近的人。瞧见和二哥一同进来的那几个毛头小子为他们二人掸座位端饭盘,被二哥拍脑瓜踢屁股的还一脸乐呵,陆昱晟也只能挑挑眉撇撇嘴。随即又想到,自己从前不也是这样傻愣愣地追着万霖哥,没比人家强到哪里去。


    他正举起勺子想要尝尝这监狱的伙食到底如何,饭盘就一下被张万霖推下了桌子,摔得哐啷啷响。陆昱...

     

    晟霖张万霖陆昱晟

  9.  29

     

    法外之徒 上(晟霖,现代黑道AU,监狱梗)

    依然是现代黑道AU,OOC预警!极弱的ABO预警!还有因为对中国的监狱知道的不多,这里的样式就先按西方的来了哈。



    检察官惺惺作态的宽厚诚恳让陆昱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面上依旧是平静泰然,“我讲了雷诺先生,我能为你提供的只有这个三千万美金的瑞士账户,其他的我也爱莫能助了。”


    检察官做出威胁之姿,啪地合上了文件夹,狠狠摔门离去。开玩笑,就算合上的是铡刀陆昱晟也不会出卖他那些合作伙伴,毕竟欧洲黑手党有比死亡更值得恐惧的刑具等着叛徒。坐在遣返飞机上的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监狱有什么好怕的,电影里讲得那些都不作数,对吧?


    六七个...

     

    晟霖张万霖陆昱晟AU

  10.  35

     

    爱玛还被吞了一下,可算吐出来了。

    其实我一直想问,啥时候大佬们能写个晟霖的现代黑道AU呢?时尚先生的这套图实在太有赶脚,真的非常合适了。忍不住开个奇怪的小脑洞嘿嘿嘿



    无名岛所知道的秘密(晟霖现代迷之黑道AU)

    沙地上发出砰地一声闷响,不知道陆昱晟摔断了几根骨头,不过这不值得在意了,那个血窟窿用不了多久就会使他被自己的血呛到窒息。他的手指痉挛着扣进土里,妄图移动自己残破沉重的身躯,可除了握紧一把沙土外没什么实质作用。他喉咙里发出的剧烈咳声也无法引起那个在椰子树下歪斜着的人的注意。那个男人听不见也看不见了,显然他在咽气前想到了什么好事,即使伤痕累累脸上还挂着宽慰甚至有些天真的浅笑。他看的方向,应该是小楼阳台上的彩灯吧,怕是还以为他的三弟在平平安安地昏睡呢。陆昱晟可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但如果他知道后来他们俩被扔在同一个坑里,脏兮兮的,狼狈不堪,还脸挨着脸,手叠着手,大概也会乐出来的。就好像他们二人刚刚不怎么浪漫地搞了个昏天黑地似的。当然,要是的确如此就更好了。

    这样的结果是陆昱晟做决定时就料到的。“退出”这两个字就是自我安慰罢了,毕竟黑道上没有让贤这一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嘛,这怪不得谁。只不过二哥厌烦了,常向他抱怨,怎么都当了头还有这么多条条框框管着,要是一条条都按照做那和良民有他妈什么区别。听得多了陆昱晟也倦了,那干脆就找个地方让二哥做上帝。同一个小国首领买下这个地图上都标不出的热带小岛,驱赶了其上的居民,自己便是二哥唯一的羔羊。

    张万霖自然不是什么仁慈的主,可面对三弟还真使不出他那些个暴政,不过也有羊皮底下不是羊这层原因。于是,大陆那边便开始向这里运送帮派里不老实、犯了错的人,以供张万霖来管教。但他们算不得岛上的居民,常驻的还是只有陆昱晟一个,而且还是在岛的另一端。也没多远,张万霖不经常光顾。他只在遇上遭了风浪的渔船时会不耐烦地打发他们去陆昱晟那里讨补给、问经纬之类,美名其曰是给三弟解解闷。倘若是途径的豪华快艇他就会留人家几日,把船上的美人儿勾搭来开开荤,没人敢不满,因为张万霖宣告杀人放火在这岛上不犯法。

    讲到规矩,有几条是张万霖专门给陆昱晟立的。因为有一次两人在沙滩上喝酒看日落的时候陆昱晟吻了他。张万霖在一旁呸了半天还用啤酒漱了口,明明陆昱晟的舌头乖乖呆在自己嘴里,他不过是觉得篝火除了啤酒还应该配点棉花糖,而身旁人的嘴唇看起来就很软。双唇确实柔软的人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动听,张万霖指着他说别跟老子来你那一套,然后就颁布了新的法律条文,岛上不准有同性(兴)行为。陆昱晟望着火光暗笑,不知道二哥听没听说过柏拉图。他一仰头猛灌了一口酒就把瓶子砸进火堆里。和兄弟打架准不准?

    话音未落,陆昱晟就朝张万霖扑过去。兄弟俩跌倒,扭打在一处,让细碎的沙砾钻得到处都是,把皮肤磨出红,和着无处释放的荷尔蒙,暧昧得引人生出无限遐想。直到张万霖轻而易举地将他钳住,压在身下,恶狠狠地嘲弄他实在没几把刷子。而陆昱晟被骑着摁在下面,半晌过了反而喘得愈发不稳,其实二哥怒极的样子在他眼中最为惹火。张万霖痛快的骂了一通竟未被打断才反应过来身下的异样,站起来踢了他一身沙就不再理会。独留陆昱晟一人躺在篝火边看星星,等那积聚而起的欲望被海风吹散。他并没有耽搁多久就沿着海岸线回了自己那栋小楼,摁着了一个原住民遗留在岛上的风车彩灯插在阳台,遥见另一头楼上的灯光闪了两下便熄灭,陆昱晟默默在心里道了晚安。

    岛上不是没有电话,只不过被用来做了某些私密之事的专用渠道。通过电波纾解情欲成了陆昱晟乐此不疲的爱好,就好像他的声音被电流加了密,当着二哥的面不敢讲的下流言辞就可以脱口而出了。老天爷作证,陆昱晟在张万霖的管辖区里遵纪守法,没有半分逾矩,他不过是擅于绕道而行,另辟蹊径。

    而张万霖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从没挂断过他的电话,一反常态地比告解室里的神父还要宽容,任电波另一端的人描述那些旖旎的幻想,听对方一次又一次诉说热忱的渴望,在梦中把自己温柔地抚弄或者粗暴地蹂躏。没有女人会那样细致地抚摸他,在敏感的地方制造那些又疼又令他心痒的痕迹,更没有人能凭着几句淫词秽语就把他撩拔到硬地滴汁。而对于陆昱晟在其间过长的停顿和被叹息呻() 银模糊了的话语他也没表示过反感介意,他那无意中泄露的一点点声响甚至还可能给三弟助了兴。张万霖不在乎,几通电话算什么呢,连一()叶()晴都比不了。他是陆昱晟的二哥,也蛮钟意这小子,容得他跟自己放肆点,再说也没有人窥得到他在电话这一端做了什么,没做什么。即使被哪个登徒子看了去,也是他自己玩自己,谁管得着?

    哪天又碰了面,陆昱晟依然是张万霖的一等公民,也是兄友弟恭的另一主演。敞开的衣衫,潮湿的手指,还有眼中不自知的迷乱沉醉,皆成了他们的心照不宣,欲言又止。

    虽然陆昱晟是得了趣,可现今觉得真不该小屁孩似的遵循二哥立下的所有规矩,早些打破也不至于到死都没能品品他的滋味。混沌生死之际,陆昱晟能聚起的思绪已然是少之又少,可他一定要做个风流鬼,于是在脑中勾勒起了他与二哥的最后一场情事。这次,他一个字也不讲了,想着要用行动逼着万霖哥多叫唤几声来听听。这样变了孤魂野鬼,面容被那几个混小子烧毁了也能分辨出是哪一个呜嗷乱叫的恶灵。忽然,陆昱晟又遗憾地意识到自己剩下的血大概是不够让那个器官精神抖擞地立起了,竟然就在这个万霖哥离得这样近又断然不会拒绝或搪塞的时机。

    啧……


    END

     

    晟霖AU张万霖陆昱晟

1/8